我的蓮霧醜醜的,但是很有味

屏東枋寮,是台灣蓮霧的知名產區。這裡的熱帶陽光,以及終年鹹鹹的海風。蓮霧在這風土下落地生根,長出名氣響亮的【黑珍珠】蓮霧。

阿靜,是枋寮眾多種植蓮霧的農夫之一。更是少見的女性"勞闆"


會認識阿靜,是透過有機耕作農夫的推薦。有趣的是,做有機的,推薦的卻是個非有機的蓮霧農夫,然後,這個蓮霧農夫,又經常跟其他農夫,互相支援交換有機資材的運用心得。


阿靜,就是讓以堅持出名的有機農夫崇哥,優先推薦的蓮霧農人。看來,是個挺好相處的人。

 
順著田間沒路沒標的小路左拐又彎再過橋,來到這片沒有圍籬,沒有定置鳥網,沒有放炮桶架的果園,果園主人,好像有果實不怕鳥吃的巨大勇氣。果園工寮旁,立著一座小小的土地公祠,打理得乾乾淨淨,裡面的石神,就是當地人早晚祭拜的土地公。這裡是屏東沿山公路的南起點,石頭土地公,是這一路很常見的平埔風俗。

農曆新年剛過完的二月天,小編來到阿靜的果園。沒想到,竟開啟了一場蓮霧的驚奇之旅。

【養草,原來是在養地】

「我的蓮霧園,你來看看!」曬得黝黑明快爽朗的阿靜,一面說著,便一面帶著我直接走進蓮霧園。

這是發酵做堆肥的地方、這枯黃的葉子是小綠葉蟬的傑作、這個有黑點的花苞就是被小黃薊馬咬過的、蓮霧花開了就要先把花瓣摘掉......,才走不到十來公尺,如數家珍似的,阿靜講的熟練又快速。

樹上枯黃葉子,一部份是熟成葉越冬的更迭,一部份則為小綠葉蟬吸食嫩葉後,發育不良的青黃葉,更迭效應中,讓大自然養成的熟成葉帶動光合作用的養分形成,不論在營養生長或是生殖生長上都有莫大的效用,阿靜說著,這是我養份工場,何必過份修除,留住若干的老葉,減少肥料的使用,原來散漫在枯黃些許的成熟更迭,是熟落待護果,將"春泥更護花"。

阿靜的蓮霧果園一甲地左右,地上長滿了草,這是現代農夫必修的草生栽培術。一旁,阿靜的娘正推著轟轟隆隆作響的割草機,在果園裡來回往復,一道一道地剃著草。

草生栽培所帶來的生態益處,愈來愈被農人認同。長草的土地,土壤裡透氣更好、孔隙更多、表土溫度起降更溫和、涵水涵養的能力更高,果樹根系更容易深入發展。提供果樹健康的生長環境,草生栽植是最最基礎的條件。

 
阿靜的蓮霧田,算是當地草生栽培的先行者。當然,當初也是鬧了一番家庭革命,才說服老一輩勉強同意讓「園子裡長滿草」。不過,2016年接連颱風重創南台灣各種果樹,在隔年就看出基本功子紮實不紮實的差別。到了2017年的開花季,很多蓮霧樹都還在復原不佳難以開花的狀態,阿靜蓮霧園開花率卻較好上不少,讓不少農友很有感。

 

【我的蓮霧,醜醜的】

「我的蓮霧,不是很漂亮的那種,要能認同我的理念,再來買比較好。」

蓮霧算是種植技術難度很高的水果,溫差太大會裂果、開花期怕下雨傷了花、著果期的蟲害套袋也難防完全。光是蟲害,就傷透農夫腦筋。

 

就拿小黃薊馬來講,這種小蟲子專咬小花蕾,一被咬,雖然日後果實風味不會有影響,但卻會讓外觀【不夠漂釀】。要完全處理小黃薊馬,就得要用上毒性高、殘留期長的系統農藥。「找不出有機資材的防治方法之前,我寧願選擇讓蟲咬,外觀醜一點,不影響口感風味,至少可以安心。」

即使果皮讓蟲咬了,阿靜也堅持不使用滲入植體的系統性農藥。自稱ND控村姑的她說:「中草藥加減噴,多用一點費洛蒙,再加上台灣土肉桂精油給蟲子補一補。

 
 
人家是一下過大雨就急著噴藥,免得菌害爛果,阿靜則能提早停藥就提早。對農藥的深度了解,讓阿靜愈來愈向自然尋求解決方法。

木醋液調和各種中草藥,就是她正試驗中的新方向。不使用農藥的套袋長果期間,就靠有機資材和天然素材,想盡辦法,就只是要讓蟲蟲敬而遠之而已。
 
入春時節,第三批的新葉抽出,看老天爺的心意。新葉長的好,沒有小綠葉蟬吸食之下,就會讓這小小工廠增加若干的生力軍,但若天不我與,突然的氣溫飆升、蟲害出現的咬食,在阿靜已經進入無化學農藥管理階段,不使用化學農藥的情況下,只能運用中草藥的管理,運用一些蔘類中藥來驅蟲。
 
 
【醜醜之外,還要素顏】

誰不知道蓮霧表皮光亮黝黑,就是絕佳賣相。偏偏這個阿靜,還有堅持更多。

沿海鹽地種的蓮霧,表皮總是格外油亮閃亮黝黑,這是高鹽分土壤環境的現象。也因為這樣,不少人便把海水一桶一桶往蓮霧果園的土裡灌,土壤鹹了,蓮霧就油亮了。「這樣會鹽化土地,我不要這樣。」阿靜的田不是在海邊,而是沿山公路的靠山地帶。

所以囉,她種的蓮霧,既不追求黑金油亮,也不強調紅裡透黑。園子裡的蓮霧,粉粉的嫣紅色澤居多。農技術語裡「上色管理」要用到的化肥配方,她不是不會,而是不要。
 

【地方農業官員也驚呆】

就是這樣不要不要的,阿靜的蓮霧農場,連續好幾年,自己花錢送外商公司檢驗400多種農藥殘留,回來的報告卻只是簡簡單單的N.D.,全數未檢出。(未檢出定義為劑量低於1PPM)

稍懂蓮霧栽培的人都知道,這結果難以讓人輕易相信,怎麼可能嘛!!!。曾經一位地方農業局處官員,不相信她的蓮霧零殘留,動用了同是公務系統的「毒物試驗所」檢驗團隊來採檢,終於相信蓮霧的農藥零殘留,真的可以做到。

【園子裡的野餐,有OGI作陪】


OGI是阿靜的跟班黑狗,走到哪,它就跟到哪。聽著阿靜邊走邊講解,我們不知不覺已經來到園子的深處。

「這一區,計畫下個月就要開採。」阿靜摘了一袋掛在樹上的蓮霧,先來試試味道。

 
蓮霧樹下席地而坐,品蓮霧。這下換成小編驚呆了。

酸嗎? 有一點。

甜嗎? 也會甜。

還有呢? 嘴裡有淡淡蓮霧花香味。

然後呢? 這就是小時候的蓮霧味道。

咬下的湯汁裡,有甜,有酸,汁液中帶出蓮霧花朵的清香味,喉口竟是湧上的回甘味,綿長而細緻。
 
真的是奇妙,蜜甜大顆的黑蓮霧,小編不是沒吃過。可這蓮霧,感覺卻如此舒服又熟悉。

後來,在阿靜的臉書上翻到這麼一段話,
 
 
原來,蓮霧很棒之外,她也藏著人文氣。為了經營她的蓮霧農園,阿靜除了認真種田,還去台大讀完農業經營碩士學位。

你說這農夫,簡不簡單? 認同她嗎?
 
 

by 牧田MU10小編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